《平凡的我(穿越时空+3p+生子)》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平凡的我(穿越时空+3p+生子)- 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二人惊道,「凡儿/小凡儿,你知不知你正在做什麽?」
丁凡的眼泪掉得更凶,呜咽的说,「果然,你们不会要我,我由於至终都是自己一人,呜。。。。。。」
「小凡儿,谁说我们不要你,我恨不得现在将你压在身下,好好缠绵一番,我们只是不想伤害你,珍惜你,才一直没有行动。」
「是的,凡儿,你现在情绪不稳,我们不想你後悔。」
「不,我不会後悔的。」丁凡坚定的道。
深爱之人脱光衣服站在眼前,加上眼中的含著泪光,身上染上一层迷人的红色,二人为了丁凡已禁欲多时,他们并不是柳下惠,眼前的美景,令到二人的欲望抬头,控制不住自身的欲望,二人即时变成匹大饿狼,将丁凡拉到床,准备缠绵一番。
丁凡看到他们眼中充满著欲望,不由自主地想起和龙天赐那晚的痛苦,虽然想努力控制著自己的颤抖,但怎都没有办法停止,龙天赐知道丁凡想那晚的事,按抚道,「凡儿,对不你,放心的将自己交给我们,这次我会温柔的对你,你不用害怕,只需用身体去感受。」说著就吻住丁凡的红唇,二人吻住上丁凡的每一寸肌肤,房里充斥者丁凡的娇喘呻吟声,满室的绮丽春光就在这展开。
第二天早上,龙天赐龙天衍二人一早醒来,一脸春风得意,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儿,望著丁凡,一脸爱怜,昨晚二人不知节制的要了丁凡,一直纠缠到天亮才让他睡下,眼角未乾的泪水,满身的吻痕,後穴流出白浊的液体,混合著红色的血水,做成一幅淫亵的画面,二人下腹感到一阵灼热,已沉睡的的欲望又再抬头,但他们知道丁凡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主他们的求欢,二人努力控制自身的欲望,并吩咐小喜子准备热水,二人亲自为丁凡清理出後穴的体液,擦上药膏,换上新的被褥,一番的折腾後,终於安顿好一切。
丁凡一直睡到黄昏才辗转醒来,「公子,你醒了,你消耗了很多体力,今早又没吃饭,现在应该肚饿了吧。」湘儿取笑道,像是回应湘儿,此时丁凡肚里发出一阵咕咕声,「湘儿去为张罗食物。」丁凡不好意思的将头埋在被里。
湘儿、小喜子二人沿途看著龙天赐、龙天衍不停的讨好丁凡,他们的关系暧昧不清,今早看到二人从丁凡房闁走出,亦没有感到太惊讶,亦接受了他们的关系。
丁凡正想下床更衣,但因昨晚不知节制的欢爱,现在全身酸软无力,勉强的走了几步,就无力的跌在地上,当龙天赐、龙天衍入到房内,就看到丁凡身无寸褛的坐在地上,他们立即将门关上,免得春光外泄,并将丁凡抱回床上,为他穿上衣服,问道,「小凡儿,你为何坐在地上,小心冷病,你有没有感到不舒服?」
丁凡坐在龙天衍的大腿上,将头枕在他的怀里,满面通红的说,「你们以为我想的,都怪你们,我想下床更衣,谁知全身酸软无力,才会跌在地上,无力起来。」
「凡儿,对不起,我们昨晚太过不知节制了,下次会控制好。」
丁凡心想,如果下次再这样真的会要了他的命。
「公子,饭菜已经弄好,可以下来用膳。」湘儿在门外叫道。
「我们在房里吃,你将饭菜端上来吧。」龙天赐吩咐道。
兄弟二人分工合作的喂著丁凡吃饭,丁凡心里感到幸福,但内心深处又感到阵阵的不安,当三人都吃完後,两兄弟心想是时候解决丁凡的问题。
丁凡见二人望著自己,不明所以,便问,「你们是不是有什麽问题?」
龙天衍说,「我们没有问题,只是希望你能坦承,不要胡思乱想,你昨天还没回答我们的问题,为何闷闷不乐,伤心流泪。」
「我。。。我不知道。」丁凡讷讷的道。b
「凡儿,不要说不知道,我们之间不要有欺瞒,你告诉我们,我们一起解决,好吗?是不是介意那个道士所说的话,如果是,你不用在意,那些江湖术士,根本不可尽信,我相信人定胜天。」
丁凡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你们一个是皇上,一个是王爷,你们都要传宗接代,那些皇亲国戚、朝中官员,不会轻易的接受我,我是自私的,我不想你们爱上其他人,但你们始终都要有子孙,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子,加上我本来就不是属於这里,不知何时我会离开你们,回到我原来的世界,赐,你说过我能兴国亦能灭国,不能因为我而害了你们,我不想成为祸国之人,我也不能为你们生育,不能为你们分担国事,什麽也不能做,你们现在说爱我,不知何时会离我而去。。。呜。。。。。。」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呜呜的哭起来。
龙天赐、龙天衍惊讶於丁凡心中有著如此大的不安,吻著他的泪水道,「傻瓜,不哭,我们说爱你,就不会抛弃你,我们会保护你,不会让其他你伤害你,那个预言,只是一个预言,是真是假亦未知,而传宗接代,朝臣反对,你更可不必理会,我们多的是兄弟子侄,大不了我退位让贤,隐居山林,与你过著逍遥的日子。」
「好了,小凡儿,笑一个,哭丧著脸不好看的。」
丁凡破涕为笑道,「我不要你们为我放弃你们的权位,那些原本就们的职责,不然,我就真的变成祸国殃民之人。」
「好好,我们继续我们的职责,但你不要王胡思乱想,也不要说离开我们的话。」
接下来的日子,龙天赐、龙天衍二人一到晚上,就会溜进丁凡的房间里缠绵一番,二人好像要补回之前的份量,丁凡每晚都被他们弄到根疲力尽,令到应该一天的的行程,被拖成三天。
湘儿、小喜子见状也不敢有所怨言,湘儿见丁凡被二人每晚的折腾,亦都无能为力,只能为他好好进补,补充体力。

第七章
这天,龙天赐与龙天衍有要事商讨,不能陪著丁凡,丁凡便难得地抛下兄弟二人,和湘儿外出游玩,这时刚好看见一对父女被几名公子哥儿围著,那名父亲都他们的手下打得不似人形,而那名女子亦被他们捉著调戏,周围的人都怕惹祸上身,不敢上前帮忙,丁凡感到有股无名的火在体内升起,不知从那里来了一股勇气,就冲出去,学著电视剧的对白叫道,「你们快放手,光天白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遇有没有皇法,你们把那名老人家打得不似人形,还不速手就擒。」
「哈哈。。。。。。小兄弟,你想学英雄救美,也不掟掟自己的斤量,不过。。。。。。如果用你身边那位可人儿和我交换,我或许会放了那名老头。」那眼晴色迷迷的望著湘儿。
「公子。。。。。。」湘儿害怕得躲在我身後。
丁凡气得上前打了那人一把掌,那人抚著脸,怒道,「大胆,你知不知我是谁,我是蒋光耀,蒋家大少,我爹是这个县的府尹,我表姐是皇上爱妃,我舅父是当朝的大将军,我长到这麽大连爹娘都舍不得打我,你居然打我。」
「哦,原来是皇亲国戚,只会倚望权势,你爹娘不会教你,就让我来教你。」
「你。。。。。。来人,给我捉住他们,等我亲自教训他。」
「公子。。。你们快放开公子。」湘儿哭喊道。
「可人儿,不用害怕,待我教训完他,我会好好的温柔的对你。」
丁凡终於感到害怕,心中那股勇气开始流失,但仍强撑道,「你们想怎样?」
蒋光耀走过,「想怎样?」说完就连续掌掴了丁凡几巴掌,丁凡被掌掴得双颊红肿,痛得流出泪水,脑里晕乎乎的,「哼。。。不知天高地厚,这是还给你的,来人,给我打。」
「且慢,你们给我住手。」这时一名白衣俊朗的青年翩然而来,喝道。
「你又是谁,今天真绪事不顺。」
「蒋公子是吗?」
「是又怎样?」
「希望阁下放了他们,不然。。。。。。」
「我就是不放,你可以怎样?」
「那不要怪在下。。。。。。」说完就和蒋光耀的手下打起来,不消一刻,那帮人伤的伤,晕的晕,蒋光耀吓得企不稳。
刚好,龙天赐龙天衍商讨完毕,就外出寻找丁凡,刚巧看见丁凡面颊红肿,被人捉住动弹不得,大怒,从他们手中救将丁凡及湘儿救出,问道,「凡儿,发生何事?是何人将你打成这样?」
丁凡正想开口,就痛得直流眼泪,湘儿便代回答,将刚才的情况加油添醋的转述给二人听,知道二人是不会放个那个蒋光耀的。
二人听後,果然脸色一沉,转身便将蒋光耀打得脸肿如猪,并将他掌掴丁凡的右手打至断骨,正想打断他的左手时,那名白衣青年阻止道,「两位,手下留情,我想蒋公子已经得到教训了吧。」
但蒋光耀仍不知死活的叫道,「你们。。。。。。我一定会报仇的。」
龙天衍听後,想继续教训他,丁凡拉著他,以眼神阻止他,自己只好收手。
回头便抱著丁凡回客栈疗伤,那白衣青年望著他们远去,回头给了那对父女一些银两,吩咐他们小心些,,自己也跟著的离去。
一路上,路上的行人不停的望著他们,丁凡尴尬得不停的想挣开龙天衍的怀抱,龙天衍只好道,「小凡儿,你不想跌在地上,就不要再挣扎了。」
丁凡吓得停止挣扎,抱紧著龙天衍,害怕真的会掉下地。
回到客栈,二人为丁凡上药,不一会,脸上已没那麽疼痛,并开始慢慢的消肿,最後只留些微的红印在脸上,二人心痛的道,「凡儿,下次要量力而为,不要强自出头,你看,现在被人打成这样了,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但那个人真是太过份了,其他人又不敢得罪他,我没理由见死不救,我又没有做错。」
「小凡儿,你是没有做错,不是叫你见死不救,只是要你量力而为,你可以报官或找我们,有什麽事我们会帮忙的,我们何曾拒绝你的要求?」
「哦。。。。。。下次不会的了。」
「还有下次?」二人齐声怒道。
「没有,没有,我知你们对我最好,没有下次了。」丁凡讨好的道。
「好了,折腾了一轮,大家都肚饿了吧,下楼吃饭吧。」
他们刚下楼,丁凡看见刚才的那名白衣青年,立即甩开二人,坐在那人对面道,「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哦。。。不介意,请坐。」
二人见丁凡甩开他们,一阵不快,也走过来坐下。
丁凡道,「多谢少侠刚才相救,不然我真都会被他们打得不似人形了。」
「不用道谢,我只是看不惯他们横行无忌的样子,帮忙出手教训教训吧。」
「少侠,怎说你都是救了我,不如这餐就由我们作东吧。」
「是了,我们都没有介绍,我叫丁凡,那两位是我兄弟,右边那位是丁赐,左边那位是丁衍,我们是出门游玩,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简清,也是出门游历。」
「哦。。。你自己一个人啊?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和我们同行,大家作个伴吧。」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一顿饭下来,丁几和简清相谈甚欢,只为难龙天赐龙天衍二人,完全插上嘴,只好满脸不甘的吃饭。
「啊。。。你原比我大,那不介意我叫你一声简大哥,你叫我凡儿吧。」丁凡抱著简清,他一直希望兄弟姐妹,有著湘儿一个妹妹,多一个简清做大哥就好了,简清给的他的感觉就像一名成熟稳重的大哥,充满著亲切感。
「不介意。」
兄弟二人脸上静如波,但心里已把简清骂个千百次,心想,「你不介意,我介意,凡儿是你可以叫的吗?」当然二人不敢将话说出口。
为了阻止他们继续下去,龙天赐不落痕迹的拉开丁凡道,「好了凡儿,简兄弟都累了,你不要再缠著简兄弟,不如大家都早些休息。」
丁凡看时间不早,虽然舍不得,但只好放开简清,跟著二人回房,「那简大哥,你好好休息吧。」
丁凡房内
二人把丁凡拖到床上,满脸妒意的望著丁凡,丁凡感得他们很奇怪,「你们怎样?」
「小凡儿,你见异思迁,有新欢就忘却了旧爱,你好狠心。」龙天衍道。
「都不明白明你说什麽。」丁凡满脸疑问。
「那个简清。」龙天赐代为回答。
「哦。。。。。。简大哥,我只把他当作大哥哥,就好像亲人般,你们不会是在吃醋吧?」
「我们是吃醋,你还简大哥前简大哥後的,今晚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令你三天下不了床。」
说完,龙天衍扑上去,并脱去二人的衣服。
丁凡哀怨的道,「三天,天啊,你们放过我吧,不要这样,啊。。。。。。不。。。。。。赐,救我。」
「凡儿,你就乖乖的就范吧。」龙天赐也加入他们的行列。
兄弟二人居然真的想把丁凡做到三天下不了床。
第二天
「好了,凡儿,不要气了,你看,我买了很多你爱吃的小吃,你尝尝。」
「哼。。。。。。」g
「小凡儿,我带了很多小玩意来给你解闷。」
二人献宝似的不停逗著丁凡,丁凡很有个性的坚持不理他们。
这时
「凡儿,是简大哥,可以进来吗?」
「可以。」丁凡想坐起,想不到会牵扯後面受偒的地方,「哎呀。。。」
龙天赐、龙天衍见状即时将他扶好,并为他放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