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我(穿越时空+3p+生子)》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平凡的我(穿越时空+3p+生子)-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真的吗?」龙天衍望著丁凡,见他不好意思的点头,兴奋得抱著他转,「太好了,你终於答应了。」
「不要玩了,你快放我下来。」丁凡被他转得晕呼呼,「我是答应你们,但不要望记还有日儿他们,如果你们一日能摆平他们,我就不会嫁给你们。」
「没有题,那三个小鬼,我和皇兄不论威迫利诱,我们都会要他们点头。」
「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丁凡有些担心二人会用什麽办法令日儿他们答应。
「放心吧,怎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不会做出伤害他们的事。」
三人沿途边走边说的回月华宫。
「娘,你回来了。」辰儿看见丁凡回来,就一枝箭冲进他的怀里。
「是的,日儿、月儿、辰儿,娘。。。。。。娘。。。。。。刚才。。。。。。」丁凡不知怎对三人说答应了他们的事。
「娘是不是想说你答应了他们?」日儿见到龙天赐及龙天衍春风满面,就知道丁凡一定是答应了他们。
「。。。是的,但如果你们真的不想,娘也不会勉强你们接受。。。。。。」
「凡儿/小凡儿。。。。。。」二人不赞同的望著他。
「只要娘开心,要我们认谁做爹也没所谓,但他们两个。。。。。。」月儿故意的令二人提心吊胆,得不到他们的答覆。
「怎样?月儿不喜欢我们吗?」龙天衍问。
「怎敢,其实我们勉强也可接受的,但你要达成我们的第三个条件。」
「好,你说吧。」龙天赐对著他们感到无可奈何,虽是自己的儿女,但对他们不能打又不能骂,因为丁凡会不开心。
「第三个条件是你们以後要不让娘受到欺负,也不准欺负他,要保护他,爱他,宠他,直到天茺地老,你们能不能做到?」
「当然可以,这个条件你们不说,我们也会做到。」
「好吧,我们勉为其难让娘嫁给你们吧。」
「那你们是不是应该叫我个一声父皇?」龙天赐见三人都已接受他们,当然希望他们能叫他一父皇。
「没问题,待娘真正给你们的时候再叫吧,天有不测之风云,或许明天娘不想嫁给你们呢。」
「你们。。。。。。」

第二十章
「小凡。。。。。。」丁凡听到有人叫他,看到叶不凡及简清,「你们怎会来的?」
「几天前,有人来通知我们,皇上批准我们和你见面,是来我们入宫的。」简清向丁凡解释。
「小凡,你在宫里过得好不好?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日儿他们好吗?你有没有。。。。。。」叶不凡问个不停,丁凡道,「不凡,等等,你问了这毐胔问题,我要先答那一个。。。。。。」
「你们终於来?」龙天衍来找丁凡,看见叶不凡及简清已经来到皇宫,走到丁凡後面,从後的抱著他,示威望向叶不凡,用眼神向他说「凡儿是我的,不要再窥觊他。」
叶不凡见到二人亲密的态度,丁凡也没挣扎,已心感不妙,道,「小凡,你和他。。。。。。」
「啊。。。。。。不凡,我已。。。。。。己答应了他们,下月底会和他们成亲。」
「你已原谅了他们?不怕他们再次负你?」
「是的,怕啊?我是怕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但我。。。。。。我仍然爱著他们,甘愿赌一次。」丁凡知道叶不凡对自己是有意的,不论自己怎样明示暗示,他也不放弃,对他呵护备至,对他,丁凡心里始终感到愧疚,最希望的是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龙天衍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听到丁凡爱的宣言,他心中的喜悦无法形容,只是将丁凡抱紧在怀里。
叶不凡心里难过,好像被人划了一刀,但表面仍强颜欢笑,并道,「小凡,如果他们欺负你,记得还有我,你可以来我那儿,就算长住也没问题,我会帮你教罚他们。」
「不劳你费心,我不会让他有那个机会的。」龙天衍狠狠的瞪著叶不凡,居然敢打他爱人的主意,真是嫌命长,不好好教罚他都不可。
「衍,不要这样,不凡都是关心我,他没有别的意思。」丁凡轻按著龙天衍的手,望平息他的妒意,心想,「不凡对自己一直以礼相待,只是有时会在言语上调戏他,如果没有他,自己未必能生存到现在,日儿他们也未必能来到这个世界,或许他已经被人当妖怪打死了,怎说他对自己有恩,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而惹来横祸。」
「啊。。。。。。小凡儿,你终於肯叫我衍了。」龙天衍一直以为丁凡心里还是有气他们,不管怎样他就是不愿叫他们的名字,现在终於守得云开见月明,丁凡对他不但说出爱语,还叫了自己的名字。
「怎样?不喜欢?不喜欢我就叫回五王爷吧。」丁凡知道龙天衍心里开心得很,故意的说。
「怎会呢,我开心都来不切,怎会不喜欢,我亲亲小凡儿,我叫多一次好吗?我很久没有听你叫我了。」龙天衍撒赖的要求丁凡叫自己的名字,丁凡被他说得极之难为情,只把头垂下,红著脸,「不要玩了。」
叶不凡见二人在打情骂俏,心里一直在淌血,道,「小凡,看见你幸福就好了,我先在这恭喜你。」
「多谢。」丁凡觉得有他的一句祝福好过很多的珍宝。
「是了,凡儿,何时大婚?」简清问道。z
「下月月底,简大哥,不凡,不如你们留到我们大婚後才走吧,啊。。。。。。秀儿姑娘。。。大嫂怎样不来?」
简清此时脸上漂上少许红晕,喜悦之情洋溢於脸,「秀儿他有了身枺蚺滤谐鍪拢越粼诟校挂椅屎蚰恪!
「那我也恭喜简大哥,到宝宝满月记得一定要请我。」丁凡也替他开心。
「多谢,到时你一定要到。」
「小凡儿,大家站在说话都累了,不如带简兄及叶兄去安顿好才继续吧。」龙天衍提议。
「是的,我真大意,也不想想你们才刚到,是了,衍,他们住在那儿?」
「就在月华宫附近,好不好?」
「好,当然好。」
「我已吩咐下来准备好房间,小喜子,你带简公子及叶公子去吧。」
叶不凡及简清来到皇宫已有多天,这几天,丁凡带二人及宝宝们四出游玩,龙天赐及龙天衍二人虽对受落有所不满,但看见丁凡笑容满面,没有之前的冷漠及忧伤,也不计较被他冷落,只要他开心,自己就心满意足。
而叶不凡在这几天也已经想开了,知道自己在丁凡的心中是比不龙天赐及龙天衍,但他对自己是在意的,自己也是宝宝们的乾爹,那二人也不能隔离他们,他也别无所求,明白强摘的瓜不会甜,勉强没有幸福,只望丁凡能够幸福就好了,想通後,对丁凡就像一兄弟般相处。
「娘娘,皇上吩咐做了一些补品给娘娘享用。」自从答应与他们成亲後,二人便下令所有人都要叫他做娘娘,更命所有人不可在他面前或背後胡言乱语,散播摇言,所有反对的臣子都被龙天赐及龙天衍二人威迫利诱,软硬兼施说服,并宣布日儿、月儿及辰是他们及丁凡的孩子,将那个预言出说,并说丁凡将会将天龙王朝推向高峰,以後见到丁凡如见二人。
二人还安排了一堆下人服侍他,让湘儿管冶他们,搬去皇后的寝宫月升殿,并一天三餐的补品不停供应,为他调理好身子,简清、叶不凡、湘儿、日儿、月儿及辰儿也加战团,迫他吃下那些补品,说什麽他身子弱,要好好调理,令他受不了,现在一见到补品的物体,就吓得逃走,但他怎样避也避不开,定时定候他们任何一个一定出看著他喝完,这次已经是今天的第三碗,丁凡可怜兮兮的望著简清、叶不凡及孩子们,扫过他们每一人,期待的望著,「我可不可以。。。。。。」
还未说完,日儿就说,「不可以,娘,这是为你好。」
「日儿,你怎可这样对娘,我平时对你们都不薄,怎可。。。。。。」
叶不凡阻止丁凡拖延喝药的时间,「乖,小凡,喝下吧,不要推三推四,拖延时间,日儿也是为你好,你看,你瘦到如此,日儿他们都比你强,吃极也长肉。」
丁凡见推无可推,只好顶住头皮,一口气的将它喝下去。
在喝下去不久後,丁凡见一阵晕眩,头前一黑,昏倒过去。
龙天赐及龙天衍收到下人的消息说丁凡昏迷不醒,急忙掉下手头上的工作,来到丁凡的寝室,看见丁凡睡在床上,一脸痛苦,呻吟不止,再望向其他人,龙天赐道,「凡儿发生什麽事,宣了太医没有?」
叶不凡摇摇头,简清道,「我刚刚为凡儿诊过,他是中了一个名曼丽草的慢毒,如果不能在七天内将解约取到,凡儿的生命就。。。。。。」
日儿、月儿、辰儿哭道「简叔叔,娘没有事的,你说是不是?」
龙天衍大怒,「是谁这麽大胆向他下毒?简兄,你会有办法的。」
简清犹豫的道,「我之前曾在医书里看过要解这种毒的方法,但我一时不起,你们给我一天,不,半天时间,让我查一查,我一定会医好凡儿的。」
「好,简兄,也拜托你了,凡儿好後,我一定会好好谢你。」
「不用了,医者父母心,加上我和凡儿已相识多时,他尤如我的弟弟,怎可不救,我现在就去想办法,叶兄,麻烦你也来一起帮忙找找。」叶不凡豪不犹豫的答应。
龙天赐、龙天衍轻轻的抚著丁凡痛苦的睡颜,自己又无能为力为他分担痛苦,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悲哀,龙天赐道,「小喜子,宣朕旨意,要尽快查出是谁毒害未来的皇后。」
日儿、月儿、辰儿望著丁凡,轻轻的哭泣著,像怕是吵著睡梦中的娘亲。

第二十一章
简清及叶不凡在书房里找寻线索,找了个多时辰,简清突然眼前一亮,终於找到解药,原来要解曼丽草这种一点也不困难,但要有一种药引就不易找到,是一种颜色鲜艳,身上剧毒的彩足蛇的蛇胆,它只出现在北方,还极之罕有,如果现在去捉拿,来来回回也要十日,他怕丁凡不能捱到那时。
简清将况告诉龙天赐及龙天衍,龙天赐立即下令快马加鞭,一定要在七天,不六天内捉到,现在没有办法,只能等待,每人都愁眉不展,漫延一片愁云惨雾,龙天赐,龙天衍轮流的照顾丁凡,不愿假手於人,望著丁凡有昏睡中也一脸痛苦难受,自己也不好过。
龙天衍问,「那人是如何下毒的?」
叶不凡道,「以我估计,閒时小凡吃的食物,我们都有吃,他没吃的,我们也吃了,只有他的补药只有他一个喝,我想那些毒就下於小凡的补药中。」
「凡儿很少接触他们,应该没有得罪人,加上他生性淳良,不会做些害人的事,谁人这麽狠心下毒害他。」简清愤愤不平的道。
「是的,公子已经受了不少苦头,上天为何还要这样对待公子呢?」湘儿伤心的道
「啊。。。。。。会不会是。。。。。。」月儿望著日儿,日儿明白她想说的是谁。
辰儿一脸不明所以,「月儿,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害娘,你告诉我,我要为娘报仇。」辰儿稚嫩天真的脸上出现不符他的伤感。
「日儿、月儿,你们是不是想到谁人?」龙天衍问。
日儿,月儿对望一眼,然後望向龙天赐,他一个机灵,想到那些刘贵妃怨恨的眼神,道,「我想我大约知道是谁下毒的了。」
「快说,你不要吊人胃口。」叶不凡豪不客气的道。
「那应该是刘贵妃,前些前,她因为要撒掉後宫一事,曾到月华宫找凡儿麻烦及打了凡儿,而被我处罚,她可能因这事对凡儿心有不愤,所以痛下毒手。」
「好恨心的女人,果然最毒妇人心。」
第二天,龙天赐他们缉到下的犯人,她是刘贵妃身边的贴身丫环,在他们再三审问下,供出是刘贵妃指使她每天在丁凡的药中下毒,每天一点点的,令人不易察觉。
龙天赐召刘贵妃来,道,「刘贵妃,为何要要下毒毒害未来的皇后?」
刘贵故作不明的道,「皇上,臣妾不明白,你所说何事?」
「你不用狡辩了,你那名丫环已经招供,你还不从实招来。」龙天赐怒道。
刘贵妃脸色一变,知道自己是不过的,狠狠的道,「皇上,为何臣妾要下毒?你好狠心,臣妾跟了你那毐胔年,虽说无功,但也是无过,家父为更为皇上征战多年,为王朝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你不僧面,也看佛面,你居然为了那个贱人而这样对我,臣妾得不到的,他也不能得到,我要令你们後悔。」
「住口,你从入宫那一刻就应该知道,朕不会是属於你们任何一人的,你不要将事情推到凡儿身上。」
「凡儿?真的叫得很亲密,皇上,你从没这氱桴艏唤过我一声,他何德何能得到皇上的宠爱,而他身为一名男子居然还会生小孩,你们喜欢的人居然是一名妖怪,哈哈。。。。。。」刘贵妃泪流满面,但仍放声大笑,这场面真是说不出怪异。
「你住口,凡儿容不得你胡说八道,中伤凡儿,他是怎样一个人,我不用向你解释,也不需向你解释,只要朕爱他就够,不用你来多说。」
「好,好一个爱字,就因为你爱他,我就要他死,令你永远失去他,哈哈。。。。。。那皇上就是臣妾的了。」刘贵妃已开始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龙天赐皱著眉,见她已经不开始清醒,道,「好,你既然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