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离我远点!》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靠,离我远点!-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幕衍遐好笑的望着趴在床的人,他第一次来他住的地方,看到室内的暖黄色调,第一感觉就是:很温馨。再看了看地板上那些七零八落的抱枕,第二感觉就是:很徐暖。
  
  囧,他朝屋子走去,盘腿坐下,直视床上人的…………后脑勺。坐了差不多两分钟,看着徐暖一动不动的,他皱起眉头,他站起身弯着腰伸手想推他,凑近后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他伸到半空中的手转个方向把他的脸轻轻的扭到一边,他低声斥责:“也不怕闷死。”
  
  床上的人睡得极乖,他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注视了他很久,他一直保持均匀的气息手里抱着抱枕睡得很安定,没有打呼踢被子,他满足的笑了。
  
  幕衍遐盯着徐暖睡了很久,望穿了秋水也望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给他盖好被子,转身翻出他的行李箱,把他衣柜里的衣服统统塞进去,然后把他桌前看似需要用的东西也统统的塞进去,他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为了避免有人按门铃把某人吵醒,他开着门斜靠在门板上,姿势慵懒帅气,同住一层楼路过九零九的女生都不免朝他瞄了几眼,他只低头玩着手机,直到他等的人出现,他朝那人比了比食指,示意不要出声。
  
  来人耸耸肩,随意瞥了一眼屋内床上那一团,顺手接过他递给他的行李,幕衍遐轻声说:“先帮我拿过去。”
  
  “怎么?”
  
  “等会我还要抱他过去,拿不动行李。”
  
  “哟,成啦?”
  
  “废话那么多。”他瞪了一样眼前的人,林孜冉笑嘻嘻的提着行李箱站在原地看他。
  
  幕衍遐转身回到屋内,正值十一月初,天已经有些冷了,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带帽子的毛线外套为睡死了的某人套上,然后打横抱着出了门。
  
  林孜冉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轻轻的带上了九零九室的门,黯然神伤的想:小词都跟我同居快一年了我连他的脚趾头都没碰着,这个倒好,上门,拐带,二话不说的打包带回家,天晓得回家是怎样的一番春景啊。
  
  林孜冉悲催的驼着背拉着行李箱犹如七旬老汉似的蹒跚着走进电梯,倒不是他不想,认识言词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缺心眼缺大了,单纯得跟个纯净水一样,又傻又呆又楞,不想伤他本着爱他的一颗心,林孜冉决定等言小词再大一点、再大一点的时候……再吃。
  
  哎,没办法,谁叫言小词还未成年呢!
  
  直到出了公寓的大门林孜冉都还在伤感,在看到不远处的晚霞的时候他像是突然看到希望……哈哈!他怎么就忘了呢,小词的生日就快到了……
  
  在学校画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言词突然间又打了个喷嚏,他抖了抖身子摸摸鼻子,然后背起画具名无表情的走出画室,那摸样简直酷得不行。林孜冉早在半小时前接了个电话就走了,所以余下的同学们就看到言词同学一个人孤单的背影,他们回想着言词那不符合他娃娃脸的冷酷表情都在心里笑着纳闷:怎么林老师今天不和言同学一起走了?难道吵架了?……镜头切到言词的正面,囧,只见这小子笑得像个小菊花一样……
  
  “嘿嘿,肯定是孜冉想我了!”不知死活的言小词同学欢快的自言自语着,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学校走廊里回荡不已。
  
  却不知……
  
  还留在画室的同学们突然听到空气中传来幽幽的声音,好像是笑声,又好像是哭声,他们看着窗外的暮色渐渐沉了下来,都不禁打了个冷战并默契十足的快速收拾东西走人。
  
  他们都认为这是言小词小同学的怨念所造成的。
  
  

           

第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会是个短篇,不会太长,毕竟当初就想着不想用太多的文字来描述认识的过程……那将会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因为我不怎么会写第一次见面的那种场景……嘿嘿……
这文的形成是因为那短时间看太多轻松形式的搞笑温馨文了,所以想写写木木的小受和有点神经有点腹黑的小攻之间的故事,篇幅大概三四章吧,估计下章就完结了,因为这个故事实在是不好拓展剧情下去了……  第二天中午。
  
  “啊!!!!”
  
  城西,中央花园别墅区某栋二楼发生了惨叫。
  
  “这、这这这。。。。。。”徐暖惊慌失措的看了看周围的景象,这面积,不是自己家的;这窗,不是自家的;这床,也不是自己家的;这抱枕,也不是自己家的!!!!他内心呐喊:我是不是爱丽丝梦游仙境啊!!!!怎么房子窗户床都变大啦!!!!
  
  “睡醒了?”慵懒低沉熟悉的男声响起,徐暖‘咻’的一声转头直视依靠在门框上的人,一眼,便把他定住了,第一次见自家老大穿家居服饰,浅灰色的V领针织毛衣,米色休闲裤,徐暖觉得那普通的两件穿他身上怎么那么性感,他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肚子饿么?”声音再次响起,徐暖听了结结巴巴的说不饿,迟钝如他,猛然想起最严峻的问题:“我这是在哪?”
  
  幕衍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家。”
  
  徐暖惊恐万分大叫:“什么?我怎么会在这啊???”
  
  在一个寒冷的冬季里,徐暖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感到比窗外更寒的冰冷,是错觉么?他怎么觉得周身的空气瞬间凝成了无形的冰柱,并且纷纷朝他砸来,他不由的打了个激灵,随后态度坚决不怕死的朝站在门口的人大叫:“反正我坚决不。”
  
  幕衍遐耸耸肩,一派悠然自得的倚在门栏上喝着咖啡:“方圆五十里没有车。”
  
  徐暖一怔,大喊:“骗谁啊你,这么大片别墅区怎么可能,笑死人了。”
  
  幕衍遐垂首“嫣然”一笑,说:“宝贝,我指的是TAXI,在没有私家车的情况下,你想走回市里我算算啊……”徐暖就见他在那用手指头算,样子挺是搞笑的,然后听见他冒出一句,“大概要两个半小时的脚程吧。”
  
  = =||两个半?小时?脚程?脚???
  
  徐暖哀怨的看了一眼他□在外的粉嫩的脚丫子,痛哭流涕,这走一趟得花多少时间保养才保得回来啊?
  
  于是,他妥协了,他不得不妥协,他抱着被子咬着被角说:“能给个理由咩?”
  
  幕衍遐耸耸肩,言简意赅曰:“抵债。”
  
  “我能做什么抵债?”
  
  “很多。”
  
  “期限?”
  
  “抵完为止。”
  
  “抵完为止?”徐暖惊讶的叫出来,那得何年何月啊?“不能分期付款么?分那么个把月我都能还清你了。”
  
  “我不喜欢拖泥带水,而且,你确定你说的是个把月而不是个把年?”
  
  徐暖囧。
  
  “这哪叫拖泥带水……分明就是拖我下水。”这句话徐暖说得很小声,可是耳尖如幕衍遐,一听就听出来,他勾勾唇角,邪气的笑了笑,心里想:就是想托你下水的。
  
  不久后,客厅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诶哟要死了啦,你干嘛啊???”徐暖朝身后怒吼。
  
  幕衍遐惬意的半靠在沙发上,用脚尖掂了掂徐暖的屁股,嘴里叨念着:“那,还有那……速度快点。”嘴里说着,唇边尽是止不住的笑意。
  
  “我知道我知道。”徐暖没好气的回应,手里不停的摆弄那个遥控,嘴里不时发出“啊!撞车了撞车了!”“诶哟,偏了偏了!”的惊呼。
  
  客厅的地板上两辆小小的遥控模型车不停的窜来窜去,毫无疑问的,就是眼前这两只突然童心大发正大光明心安理得的翘掉班,然后窝在家里以这种幼稚的行为庆祝他们两人的正式“同居”。此时的徐暖对于和幕老大“同居”的这件事已经不做任何挣扎了,当然了,他挣扎也没用。我们的幕老大乃是BOSS级别的,徐暖小同志仅仅就是那个低级小怪,不乖乖投降难道还让被打得鼻青脸肿才罢休么?
  
  再说了,人家还是我的债主,不讨好点以后生活不好过啊,徐暖在心里暗自腹诽着。嘴里却突然大叫,“又撞上了!”
  
  玩了很久,徐暖有些累,于是他便懒懒的趴在地上不起来了,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颜色和款都是徐暖喜欢的,如果不是知道幕老大是“抓”他来抵债,他还真以为是专门为他铺的,说真的,这屋子的装修真的很合他心水啊,如果他也有这么大的一套别墅,说不定也会装修成这样的……嘿嘿,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逐渐阴沉的视线。
  
  幕老大的视线之所以阴沉是因为……
  
  那小样在室内只穿了件单衣,薄薄的一件贴在身上,此刻他趴在地上,那漂亮的蝴蝶骨和纤瘦的腰和挺翘的臀无不刺激着他的视线。无奈,他不想吓到他,只好忍!!!
  
  想来自己是主动提出调到那个小创意部的,谁叫当时自己在公司元旦晚会上对这个小家伙一见钟情呢!虽然爱上的方式老土了点,不过……他看了看那白皙精致的侧脸,不禁笑了,忙上前把他埋在手臂里的脑袋挖出来,嘴巴上小声斥骂:“虽然铺了地毯也不能在这睡啊……”
  
  小心的抱起他,幕衍遐满心愉悦的上楼,爱就爱了,管他的老土的一见钟情。
  
  把他放在床上,我们的幕老大对着这头小猪看了好久,他实在想不出前面睡了那么长时间的家伙现在居然可以再次睡得雷打不动,这是怎样的一个休息系统啊!!!他不得而解,只好走到房间的角落把之前帮徐暖收拾的衣物从行李箱里翻出来,即便知道徐暖睡得像死猪一样,但是他还是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
  
  打开自家的衣柜,他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挂上去,然后看着满是西装的衣柜旁边多出来的T恤牛仔裤傻笑
  
  到了晚上八点这样,徐暖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过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嘴里咂吧咂吧着口水,看着周围的景物楞是呆了一分钟,然后脑海里像是电影倒带一样倒回到了今天早上。
  
  他猛的坐起身,不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他来这的目的,而是……他……居然……闻到了他最爱吃的番茄炒鸡蛋的香味。
  
  他的身子像魂灵一样顺着香味的方向飘,待来到厨房的时候他看见自家老大穿着家居服,围着卡通围裙,右手拿锅铲左手握锅柄专心致志的炒菜ing……
  
  徐暖呆了,趴在厨房的门框上傻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他发现自己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的乱蹦了,不知道是因为菜的香味还是别的关系,总之幕衍遐转头的时候便看见了徐暖张开的嘴巴里有可疑的透明液体在往下滴……
  
  他觉得自己的眼角有抽筋的迹象,伸手把抽了的筋拉平,他面带微笑的走到徐暖面前宠溺的说:“去,把脸洗洗手洗洗过来吃饭。”
  
  像孩子般,徐暖乖乖的回应:“哦。”然后走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就那么洗,幕衍遐见了赶忙放下手中的盘子制止了他的举动。
  
  “这水是冷的,那么冷的天你想冷死了。”虽然是吼做的,但是语气在徐暖听来竟是那么的温柔,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他居然没有反驳他低低的说:“对不起。”
  
  “你……”露出一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幕衍遐认命的拉起他的小手走出厨房往大厅另一边的客用卫生间里走。然后他再认命的拿出新的毛巾打开温水开关装了满满一池的水,把毛巾浸湿洗过一遍再把水流掉重新接了新的热水再把毛巾放进去再拿出来拧干,回头的时候看见徐暖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他不禁抖了下身子,问:“干嘛这么看我?”
  
  徐暖的表情真的很乖,不笑的时候他总是抿着唇,此刻他薄薄的两片唇瓣紧贴在一起,似乎欲言又止,幕衍遐看他那样像是有话不敢说似的,随后很温和的对他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徐暖看他那么温柔的表情也放下了心大胆的说:“老大,你好像我妈哦。”
  
  = =|||幕衍遐感觉自己手中的毛巾在空中不停的抖动,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最后他丢下一句“洗完脸把浴室的地板拖干净再出来”的狠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徐暖觉得委屈,十分的委屈,万分的委屈……他望着这比他公寓还大的卫生间不禁泪流满脸,他终于知道老大叫他住下来抵债是怎么个抵法了……就这么个抵法啊!他拖着卫生间的地板愤愤的想。
  
  好不容易拖完地,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