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离我远点!》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靠,离我远点!- 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靠,离我远点!》

更新日期:2011…08…15 08:45:02

作者:帚木

简介:“我靠,离我远点。”

    “离哪远点?”

    “我说!!!离我远点!!!”

    “哪?”

    “啊!!!你故意的!”

    “我有意的。”

    “啊别!!!混蛋,都说了离我远点!”

    “偏不……”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是很早的时候写的一篇,风格比较轻松,嘿嘿,突然在我的电脑里翻到了这篇,虽然只写了一点点,不过写写轻松形式的似乎也不错,我之前也发表过,不过好像没人看,现在重新在这发,如若有些亲在别的地方看到过发表,那么我向亲们鞠躬,本文会在这里完结,因为我决定把这个很早之前的文写完,电脑里有很多故事的大纲,灵感来了怎么档都档不住,可是每每写的时候都会遭遇瓶颈,很烦恼啊……现在发第一章,亲们看那字数,近万字啊,几乎之前存的稿都发上来了,我还修修改改了许多哦……话说,这可以顶两章吧。第二章我尽快赶,希望亲们喜欢。
  
  徐暖很好心情的在周末不用上班的夜晚去酒吧肆意的放纵自己,把通讯工具全部关掉,他独自一人穿梭在人潮之中,享受着他人望着自己贪婪而惊艳的目光,让那一点一点慢慢膨胀的虚荣心得到满足,虽然厌恶,但他还是忍着心中的不快,任凭一些衣着暴露妆容精致的性感女人在自己身上乱吃豆腐一把,他也尽量表现得很放荡的对那些女人抛以媚眼,他眯起眼聚集焦点,注视着这些姿态各异的女人,在想着寂寞的今夜该怎么度过。
  
  手肘枕在吧台上,柔弱无骨的身子慵懒的瘫在酒吧凳里,一手拖着酒杯,另一只手在玻璃桌上打着节拍,修长的双腿叠加,漂亮的眉眼在闪烁的灯光下半眯着,有说不出的妩媚,性感红润的薄唇轻轻的抿了一口威士忌,诱人的小舌泛着水光探出唇口舔了一下沾在嘴角边的酒渍,白皙细嫩的脸上有一抹惑人的粉红,细细软软的发丝贴在脸颊的两侧,甚是乖巧,煞是漂亮。
  
  身边的人不论男女,不免都被这样的美色迷住了,同在心里感叹,这男人,长得太他妈的妖孽了。而此刻徐暖心中只有一句话:嘶,这酒太烈了,不行,要保持淡定啊淡定……
  
  他在审视着……那个?嗯,不行,太胖了。这个?妆太浓了,和那种女人接吻会很恶心吧,满嘴的口红。那……又或者这个?身材不错,脸蛋似乎也还可以,还好,没化太浓的妆。
  
  决定了,徐暖扬起一抹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往舞池中央那个正在热舞的美女走去,镁光灯一闪一闪的照射在他的身上,折射出一种妖冶的气质,许多人都望着这个漂亮的男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都抱着一丝丝人类都有的好奇心。
  
  只见他往舞池走去。
  
  周围的人疑惑了:咦?他要跳舞么?都兴致勃勃的望着他。
  
  五米,舞池中央的人还在忘情的跳着自己舞,但是已经有少数人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看着他……
  
  三米,有一部份人望着那张中性得分不出性别却异常漂亮的脸而失魂落魄,人数相对的在增加……
  
  一米,正在热舞的美女终于发现身旁的人都不动了,停下扭动的身体一脸愕然的转头,随即惊呆……
  
  待徐暖真正靠近的时候他不由扶额大喊一声“shit”,然后翻了翻白眼立马扭头就走。
  
  众人皆是满头雾水。
  
  只听见漂亮男人低声咕哝:MD,近看那女的丑得可以。
  
  众人皆晕。
  
  那位美女的表情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犹如梵高的画布般,很是抽象。
  
  徐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鼓足勇气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付了钱,扭动着自己性感得不得了的小蛮腰走出了酒吧。
  
  室外,一阵风吹过,带着微微凉意,徐暖裹紧了自己的外套,随手拦着了一辆的士,看着手里抄着市内各大夜场地址的小纸条找了个最近的地方赶去了。
  
  这一夜,终究是要不眠的,徐暖在心中暗自决定。
  
  玩到接近早上六点,徐暖疲惫不堪的回到自己位于市中心繁华地带的小户公寓里,房子不大,40坪左右,还带了个小阳台,一个人住的话那么大也都够了,他本来就不是个贪心的人。徐暖是个有点点空间癖的人,这小小的屋子里,被打扫得一丝不苟,玄关处进门两米有个小台阶,台阶上,纯灰色调的毛毯铺在枣红色的大理石地板上,看起来异常干净。一张两米宽的米白色床垫直接被放在房子的正中央,因为没有床架,所以看起来很长很宽的褥被和枕头就像是平铺在毛毯上一样,床头有个小柜子,旁边有一张圆形小矮桌,上面放置着一台红色的笔记本电脑和散落在桌上的纸张,只要仔细看就可以从那些纸页上了解他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周围堆了许多五颜六色,款式不同的…………抱枕。
  
  墙上挂着许多小东西,墙角处还有个一米高的拉门,那是个嵌入式的衣柜。
  
  台阶下方便是厨房和卫生间,浴室和生活阳台,看起来虽然狭小,但是徐暖很满意,这样的房子看起来很有归属感。
  
  随便找了套睡衣,徐暖有点哀怨的走进浴室,打开喷头从头淋到尾,好像不要命一般使劲搓着身子,边搓边骂:“那些女人太恶心了。”
  
  “啊!!!好困啊!!!老子以后再也不去啦!!!”半个小时后,徐暖洗好了澡在床上边滚边喊,谁知道滚着滚着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徐暖好像听见敲门声,幻觉?他半睁着眼睛,然后转过身又继续睡。
  
  咚,咚,咚!!!
  
  熟悉的停顿式敲门声通过空气传播进入他的耳朵里,他猛然睁开眼睛,呆了两秒以后双手立马往下一摊,头向左转,眯起眼睛望着门口。
  
  盯着门板,安静了将近半分钟。
  
  咚,咚,咚!!!
  
  被子往旁边一掀,一起,一坐,动作流畅姿势优美(?)的下床,徐暖光着脚丫游魂般的移动到门口。
  
  手放在门把上,眼睛一亮,深呼吸一口气,旋转,迅速的侧身退后……果然,徐暖满头黑线的看着那位一打开门就猛往里扑结果扑空以高难度姿势趴在地上的人。
  
  “你脑子有病啊?地上凉快?”徐暖的嘴角抽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脑袋缺根筋,常常会做出一些令人类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举动。
  
  “凉啊,非常凉快。”痛苦的带点幽怨的声音从下往上递增传进徐暖的耳朵里。
  
  徐暖也不多废话,直接跨过他跳回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两眼放空般注视着前方。
  
  言词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显然没睡醒的徐暖,趴在他的床沿边上仰着自己正太十足的脸望着他,眼神由疑惑转为震惊再转到不可置信最后定格在惊恐下。
  
  不为这奇怪的眼神刺激到,徐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声音幽幽的说:“你干嘛?”
  
  “小暖,你昨晚做了什么好事了?”言词像眼睛抽筋一样猛的朝徐暖眨眼。
  
  “没干嘛啊!”徐暖放空的双眼恢复聚焦低头看着言词。
  
  “那你脖子上的是什么?嗯?”言词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于是他决定先找纸巾。
  
  听到这,徐暖随手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小镜子,左看看右瞅瞅,随即悲催的放下镜子。
  
  “奇怪,明明躲避得很小心,这些是怎么弄上去的?”
  
  “你昨晚去哪啦?打你手机都不接的,这才来敲你的门。”很明显,言词对于他脖子上的东西不感兴趣,话题一打岔又岔到另一边去了。
  
  与其说言词会打岔,不如说他真的就是缺根筋。
  
  此时的言词瞪着一双因为眨眼过度而盈眶满泪的大眼睛,看起来水水的,无辜得想要人咬一口。
  
  “昨晚啊?”徐暖说着,修长雪白的手指来回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然后笑得无比妖媚无比灿烂的低头凑近言词那张清秀可人的小脸,轻轻的吐出一句话,立马让本就在状况外的言词魂飞太空。
  
  那句话就是…………“我去学习怎么上一个。。。。。。男人。”
  
  言词在听到徐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那张粉嫩嫩的娃娃脸顿时黑得不能再黑,他从外太空游离了一圈回来后,机械的转头望着徐暖笑得春风和煦的脸,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计算了下自己与徐暖的距离,觉得不对,又往后挪了些位置。
  
  见他如此防备的脸,徐暖往前一扑,抓着言词的手加以调戏:“小词你从了我吧。”
  
  “小、小暖、你别开玩笑了,你、你给我放开。”边说着边挣脱眼前笑得一脸奸诈的人,虽然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但是言词的脸还是可疑的红透了。
  
  “哈哈哈哈。”徐暖笑倒在床上,柔软的发丝散在被子上,随后举起手指着他,“逗你玩,你还当真啊,看你脸红的。”
  
  “你你你你、你就笑吧,哼,等我把你去酒吧的事情告诉那谁去。”
  
  徐暖听了霎时间就不笑了,他先苦着一张脸摆出可怜兮兮的摸样,然后再凶神恶煞的握紧拳头对着言词装装样子的挥两挥,说:“你要告诉了他你就等着我收拾你。”
  
  言词看着他那没有什么威慑力的表情笑得很得意,他就知道,那个人是他的软肋。
  
  “我说你,无聊没事去那种地方干嘛?还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言词眨巴着大眼睛纯洁无比的望着他手还指着自己的脖子。
  
  徐暖捂着脖子泄气的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就是因为无聊才去的。”
  
  “真的?”
  
  “嗯。”
  
  “真的真的?”
  
  “嗯嗯。”
  
  “真的真的真的?”
  
  “……”
  
  在言词无数声询问中徐暖爆发了。
  
  “是啦,你有没完没完啊,再问老子抽你。”
  
  “我还以为你是被他刺激到了呢,你不知道星期五那晚的你们公司聚餐你那个上司风光无限好啊,想你也是一表人才却得缩在角落之中默默含泪,兄弟我为你而哭泣啊。”
  
  “= =||我有那么想不开么。”
  
  言词很悲壮的看着他,小媳妇般的咬着下嘴唇,很拼命很拼命很拼命的点着头,两秒后他被抱枕飞了……言词往后仰摔坐在地上抱着枕头,就着跌倒的姿势坐在地板上,厚厚的毛毯暖暖的,让他忍不住在上面打了几个滚。
  
  “言小词别用你的身体玷污我家毛毯。”徐暖从床上跳下,压趴在他身上,言语威胁无用,挠痒的武力攻击也无用,结果是两人一起滚……(= =||)
  
  两人滚着滚着,渐渐感觉到对方身体产生的变化,于是都停了下来,一个含情脉脉的凝望着,一个一脸哀怨的俯视着,脸颊通红双眸蓄水发丝凌乱情到深处不得不宣泄均别过头呐喊:“真他妈的累。”
  
  “滚,从我身上下去。”徐暖无力的推着身上的言词,言词一个轱辘翻身呈大字状躺在毛毯上。
  
  “小暖。”他气喘吁吁的叫着他的名字。
  
  “干嘛?”没好气的回答。
  
  “我饿了。”
  
  “靠。”
  
  “呜……”委屈。
  
  “家里没粮了。”妥协。
  
  “呜呜……”再委屈。
  
  “我靠啊你家林孜冉难道没喂饱你么!!!”
  
  “呜呜呜……”
  
  “我们出去吃。”受不了,徐暖跳起来以可以媲美火箭般的神速窜进卫生间刷牙洗脸换衣服然后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横亘在屋子中间的某人拖出了家门。
  
  临出门前还找了OK蹦把脖子上的小草莓给掩盖了。
  
  他们去了“香满楼”,听着名字挺诗意的,其实就是一个路边小饭馆。
  
  第一次看到“香满楼”这个名字的时候,徐暖和言词着实的打了个激灵,听说这饭馆的前身是卖香料的,被饭馆老板接手后见招牌不错就继续用了,用老板的话说“俺家滴饭那也四香飘飘滴”。视线向下打量着就只见门前摆着个煤炉,上面还有口大锅,锅里全是被煮的裂了壳的茶叶蛋在叫嚣着“我好热啊我好热啊吃了我吧吃了我吧”,这的确是挺香的。店里的卫生很脏,客人不自备餐巾纸的话穿着白裤子的屁股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