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歌赞夜》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当歌赞夜- 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走的?”
  他似乎看出我有聊聊的欲望,安静下来,“这么明显?”
  “家境太优越了吧。公子病?是不是想靠自己一个人做点什么?”我深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便把烟掐了,趁着护士小姐发现之前。
  “算是吧。”
  这是间双人病房,另一个床铺空着。一时间眼前有烟雾缭绕,让人恍若隔世。
  “有家不是挺好。我啊,得自己养活自己,觉得活着真累。”
  他一扬下巴,指着我的手腕,“所以想不开了?”
  “不是。”他问的时候我心里并不太反感,但也只是否认,没有给答案。我转口问他,“你想做点什么?”
  “音乐。”他的语气变了。或有的眉目间的幼稚,还是满脸的玩世不恭,就在这个问题后全然消失。
  我想起了第一天见他时他背着吉他的挺拔身影。而此时透过氤氲的烟雾,少年郑重认真的表情深深地映入了我的脑海。
  为他那般坚定而美好的表情所惊艳。好像生活的希望都凝聚在他身上。
  我打了个颤,开始埋头吃粥,吞吐间说了一句,“真好。”
  真的是“真好”。
  我这辈子,从没有这么闪亮的时候,因为说起自己的梦想而熠熠生辉的时候。
  吃完粥后水也差不多挂完,就和许向一起回了701。
  路上我问他开学典礼怎么样了。他摊了摊双手,“谁知道呢,反正就是讲一堆狗屁话,去不去都一样。”
  从头到尾,他都没再问起过我的事。
  他提议我把工作辞了。我说愿意考虑。
  “我说过的养你的话也还是作数的。”
  “心领心领。”
  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可我这一辈子,都不愿再作为他人的附庸。
作者有话要说:  

  ☆、太阳停不了转动

  那一天晚上的打工很顺利,于曦没有出现。
  第二天出门,是和许向一起。
  清晨六点,太阳已然升起,薄薄的阳光洒下来,摊在地上,一片暖。
  “叮。”我转过头,看到少年跨坐在单车上,背着早晨和煦的光,耳上的装饰闪出光芒。不自觉地笑了,“那么有钱?坐骑都有了。”
  他揉了揉自己那头显眼的红色头发,“小case!来吧,帅哥载你去学校。”
  我不清楚他的生存来源是什么,看他颠三倒四的作息时间,可见钱这东西在谁手里都是不好弄的。不客气地跳上了后座,随口问道,“你们也该开始军训了吧?”
  “撒。”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应该吧。”
  安大本就不远,骑车过去花了没多少时间。我跳车准备进校门,他突然叫住我说,“那个韩阳戈现在跟我们住一个小区。”
  我愣了愣,然后向他招手,“对了,既然你开学了,那以后晚饭你就在自己学校解决了吧。”
  “切,我多管闲事了啊。”他嘀咕着走了。
  我找到了辅导员,由他带着去了军训报的团队。犹记得辅导员的眼神凌厉地扫过我全身打量了半天,阴阳怪气地来了句,“看着倒还真挺娇弱的啊。”
  跟出报的一干人员见过之后,被塞了个数码相机在怀里。
  “苏唯是吧?你去各连拍些军训照片回来。”
  我站在训练场上,举着相机,感受着骄阳烈日当空照,心想,不是出报的文艺兵吗?谁给找的好工作啊。
  四处兜转了几圈,随便按了几下快门。路过我们排的时候,正在组织休息。一眼就看到了安锦年,整个成瘫痪状态地坐在地上。
  不经觉得想笑。
  她抬头逡巡的时候扫到了我,眸子放出光,举起手疯狂地挥舞。我顿了顿,展颜,将相机的镜头对准她,拍下她惊喜表情的瞬间。
  不明所以地感到心满意足。
  路过经管那边的时候看到了苏俊,削瘦的身材却身姿挺拔地站着军姿,真正有苍劲虬结的巍峨松树的气场。顺手也拍了一张,拿下相机的时候,却看到周子佑在朝我笑。
  我承认,脑中有一瞬没反应过来这是谁。总之,在我向他招呼示意前,他就先引起了教官的注意。“第一排第二个!笑什么笑!全体多站十分钟!”
  闻言,一班人敢怒不敢言。而周子佑的五官更是夸张地扭曲到了一起,以鬼脸示不满。
  教官怒,“周子佑!又是你!再全体加十分钟!”
  我小幅度地向他挥了挥手,离开了。
  这一天的其余时间,在我找了个隐蔽地方后的补眠中度过了。
  照例在食堂买经济饭菜,看到了安锦年,没有苏俊的陪伴,一个人在窗口前犹豫吃什么。后来在打饭阿姨不耐烦的眼光中草草收场。我跟着她坐下,她抬头看到我,“啊!苏唯!你昨天怎么没来?为什么今天又在那拿个照相机拍照啊?”
  简略地说了。
  她羡慕不已,“啊~我也要去医院开假条!发烧之神啊,来眷顾我一下吧!让我结束这惨绝人寰的军训生涯!”
  笑,“对了,苏俊呢?”
  “他和他们班那个周子佑进了校乐队,过两天有军训小联欢,去彩排了。”
  若是过往,从未关注过这些我认为的浮世喧嚣。张扬的少年、狂躁的舞步、华丽的装束。无论是屏幕上的或者只是学校的小舞台上,都被我摈弃在外。但是在许向跟我说了“音乐”两个字之后,我却突然地,想去感受更多。
  “校乐队?”安锦年是个健谈的女孩,只要适时地给她一些回应,她就能滔滔不绝。
  “对的,他们俩以前在高中时都组过乐队。Sea是贝斯手,周子佑应该是打鼓的吧,超帅哦。校乐队招新的时候看中他们啦。啊,小联欢应该是在四五天后吧,到时候就可以看到他们的表演了!”
  许向呢?他应该是吉他手吧,所谓的音乐梦想,是作为歌星出道吗?
  “你没想过和苏俊一起?”
  “想过,不过高中为了赶上sea,都拿来学习啦。等大学了也去应聘个乐队主唱吧!对了,周子佑那个家伙肯定是对苏唯你有意思。你要不要考虑看看啊?打鼓的男人很帅哦。”
  那张鬼脸一下子浮现在脑海。
  我低头吃了两口饭,道,“不用了。”
  “好吧。”她似乎有些失望,失望于当红娘的愿望破灭。
  快六点的时候出了食堂,夏日的此时还很亮堂,广播里开始传出声音。
  “大家好,这里是安西校音乐台,每天与你们相约在黄昏六点。今天的第一首歌来自最近刚发表了第一张专辑的freeway乐队。个人很喜欢他们哦,主唱非常有魅力,其他成员也都很美型,先来听一首歌,稍后再为大家详细介绍。同名主打,‘扼杀呼吸’,送给你们。”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欧阳的声音,第一次真正接触freeway。
  这首歌很摇滚。
  强烈节奏感的音乐充斥着耳膜,一波一波不肯罢休。歌声响起的时候,惊艳。这样高辨识度的声音,一次就可以记住。女音少有的磁性,配上巨大的爆发力,感觉她天生为了唱摇滚而生。
  “这首歌好棒!”安锦年的眼神很亮,“我要去给sea听下,这个乐队叫什么来着?”
  那个词汇像已经在口中说出过很多遍一样,熟稔地道出,“Freeway。”
  Freeway。高速公路。
  刺激、自由。
  而未来不远的日子里,他们四个人也的确像在高速公路上疾驶的车辆般,迅速地登上了名利双收的殿堂,可那些在这时又与我何干。
  我与安锦年道了别。
  回到701,钥匙对上锁口,屋子里传出的震耳欲聋的音乐一直未停。我认得这首歌,方才刚听过,扼杀呼吸。
  开了门。一股浓郁的烟味。许向窝在沙发深处,被笼进一片阴影,只有那红色的头发如往常招摇。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要溢出来。他抱着吉他,没有旋律的拨弄着,脸上没有表情。
  我把音响关了,将窗户打开。
  “这首歌怎么样?”他的声音格外低沉。
  “很好。”
  “呵,我也觉得。”他轻轻地笑了,“不过,它应该更好的。”
  “是吗。”
  “你这女人真没趣。”他似是喟叹着把手上的烟掐了,将吉他往旁边一放。往常的表情回到他脸上,起身去鼓捣电风扇,发现风力已经最强,便悻悻作罢,“靠。这都9月份了,楚京的鬼天气怎么搞的,居然还一天比一天热!”
  “到了晚上就还行吧。”
  “你那房间里是不是有空调?!”
  “不清楚。”
  “你这女人怎么搞的?!”他跑过去往里看了眼,“这不是挂着吗?”
  “哦。是吗。”
  “是吗什么啊,我也要吹空调!”
  “好啊。”
  他也不客气,迅速翻出一张单人凉席摊到地上。
  “没关系,你睡床好了。”
  “开玩笑。对了,我跟你讲,晚上千万别想对我下手啊。”
  我打开柜子从里面抽出一床棉絮扔给他,“那把这个铺下面吧,不然会硌死。”
  他接过,开始乱七八糟一通乱弄,随后放弃,“苏唯。帮忙呗。”
  “你原来真是个富家子弟啊。”我跪坐在地上,将棉絮折成合适的大小摆放好,再将凉席摊在上边。
  “你原来还挺心灵手巧的啊。”
  那是你太高估整理棉絮这种事了。“好了。”
  回头看他却发现他正在拆卸脸上的一堆东西,“是开始痛了吗?”
  “屁!军训不让戴啊。还让我把头发染回黑色。什么破学校啊!干脆退学算了。”嘟囔完又加了句,“不过食堂饭菜超便宜啊。要是退学了应该不给吃吧?那我就又要回到泡面时代了。”
  “你不是赚了挺多的吗?”
  “花的差不多了,而且我要组乐队,大开销啊。等过段日子又得挣钱去了。”
  “组乐队?”
  “啊。是啊。高中时的乐队我已经退出了,现在准备自己重组一个。”他把拆下来的东西堆到一边,就往席子上一躺,叹了声,“不知道学校里有没有人啊。”
  “应该吧,我们学校就有乐队啊。”
  “有没有好苗子啊?”
  “不清楚,没听过,但过几天有表演。”
  “到时候去听听吧,要是有好的就挖墙脚挖过来。”
  “嗯。”
  那个时候,我打心底希望他能找到好的伙伴,希望他的梦想之路可以一片光明,希望他一生顺遂。
  这个会爆粗口会吸烟长得像不良的温柔男孩,是我在人生中遇到的罕见的温暖阳光。
  所以,想守住这最后。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章字数较少,下午再放一章上来~

  ☆、回转的摩天轮

  我洗了澡回到房间。许向正坐在他的席子上,静静地弹奏着吉他,偶尔哼唱两句。神情专注而陶醉。
  “能看看吗?”我指着放在一边的专辑。
  他抬起头看我,“嗯,随意。”
  专辑里有Freeway的成员介绍。我翻阅了很久,基本读透了字里行间。
  “怎么,你喜欢啊?”
  是一种说不明的情绪。“还行。除了混血吉他手以外的三个人都是临都的啊。听说是放弃了高考出道的啊。”
  “哦。你知道得不少嘛。”
  “嗯。貌似他们挺受欢迎的。”
  门铃响了。许向似有些逃避般,“我去开门。”
  “诶,怎么是你啊?”
  “我听说某人今天被训了。买了染发剂来哦。”幸灾乐祸又熟稔万分的调笑语气,并且声音有些熟悉,我在脑中搜索了片刻,应该是林萱。表上的时间显示为八点。将衣服穿好,准备提前出发。
  “正想着去个理发店呢,那你帮我弄弄。话说你挺闲的啊,还找来我这儿。”
  “韩阳前天也搬到这了,我来找他玩的,你是顺便。”
  “韩阳?”
  “就是你姐夫韩阳戈啦。改天带你去玩啊。”
  “什么?那家伙……诶,苏唯你上哪去啊?”
  林萱看到我,惊叫了一声,“天啊,许向你居然敢跟人同居?!你才跟那女人分手多久啊,就和别的女人同居了?!”
  “你好,我是苏唯,是许向的室友。”
  “我是林萱,跟许向从小就认识,诶,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咖啡厅,美女。将鞋子穿上,“没见过。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喂,苏唯……”
  那声叫唤被我关在门后。
  太阳的光是公平地分给所有人的。为什么我竟然会有了独占的念头,明明,是害怕被那个温度灼伤的。
  似乎很久没有这般强烈的情绪起伏了。在coffee的换衣间看到于曦坐在一边的时候,倒没有了任何惊讶之情。
  “苏唯,来这么早。”
  我拉了把椅子坐到她对面,“等我?”
  “嗯。”
  “哦。”
  不大的换衣间里只有两个人,前面咖啡厅的音乐隐隐约约地传来。对面五官恬静的女子微微垂首,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