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歌赞夜》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当歌赞夜- 第2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就那么一瞬,我仿佛又从那些本就不该的介怀中跳脱出来,把窗户拉上,一切声音又遥远了。我又拾步走到了门前,坐在早上阿克的位置,等待着许向的归来。
  楼道灯一会儿便灭了。我抱着双腿,蜷起,陷在一片黑暗中。
  久到我趴在自己的手臂上睡过去,又醒过来,又睡过去,才被人轻轻晃醒,“你个傻子,没带钥匙怎么不下来找我拿?”
  “嗯……让你心疼我一下?”我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其实不过是不敢罢了,我怎么敢莫名地插
  到你们中间跟你要钥匙呢。那样,你们的离别岂非被我插了一脚。
  他哭笑不得地把我从地上抱起,另一只手开了门,“行了,目的达到了,赶紧洗洗睡去。”
  我看了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打工是晚上7点,脑子里转了转,还要好长一段时间,然后爬进了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许向已经坐在他的小地铺上打电脑了,我没管他,倒头睡了。
  我中午起的床,做了顿简单的中饭,和许向草草吃过以后,收拾了碗筷,就拿出作业来补。其实比起“万人高高挂在上面的那棵树”,果然还是C++让我更为头疼万分。我上了大学以后一直觉得高中学的知识与之缺少了衔接。
  许向没跟我提昨晚的事,也没坐在一贯的茶几前的地上,而是把电脑搬来坐在我旁边。他打字,我写字。
  我费尽千辛万苦填满了大部分题目,到程序填空题的时候就傻眼了。按说本着“做得出就写,做不出瞎填也要写满”的原则,我已经动了随意涂两笔的心思,然后转念一想奖学金的事,就怎么也下不了笔。
  然后我就打开那厚厚的教科书,开始仔细研读。
  到下午三点,仍旧未果。
  这时许向把电脑阖上,伸了个懒腰,凑过来,“干吗愁眉苦脸的?”瞄了一眼我的作业本,
  “哟,C++啊,这里应该填‘cout>>p…>a*;’然后这里是……”
  我听他说的煞有介事,半信半疑地盯着他,“你一个星期上不了两天课,答案靠谱吗?”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我靠这个吃饭你说我靠谱不靠谱。”
  想来就算我们现在成为了男女朋友,似乎对彼此的了解却仍知之甚少。他不问我为什么家里不给生活费要自己赚,我也不知道他被家里断了经济来源怎么过活。我不知道正常的恋爱关系之下,两个人应该如何相处,或者说该相知到什么地步。可心底里,对于关乎许向的,却是事无巨细,全都想知道。
  “靠这个吃饭?”
  “啊。对啊。编点小程序卖钱,不然就得喝西北风啦。”他说罢,一笑,眉眼如风,“我教
  你?”
  我怔怔地点了头,心里一阵起伏,嘴里却还下意识问着,“我怎么觉得自己的水平最多编个加法运算,能卖钱?”
  他一撇嘴,“‘你的’加法运算确实卖不了。”说着把我的习题扯过去看了几眼,然后拿了把我手里的笔抽去,补了句,“我中学时代就开始自学计算机语言了,好歹音乐还养不活自己的时候不能让自己饿着了。”
  那为什么不向家里妥协呢?亲生父母,不是应该毫无隔阂,可以轻易开口的吗?
  我看着他的侧颜,下一瞬便否决了自己的想法。骄傲如许向,若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便绝不肯回头,不愿投降。哪怕是血肉至亲。
  只是,他还在初中那稚嫩的时代就预料到了未来吗?不然,又何来如此充分的准备?
  我想象着,所有人在操场上无忧无虑地迎风奔跑时,他却躲在教室里捧着枯燥的计算机语言书本。无来由地,有些心疼,有些自豪。
  “发什么呆呢?”
  “哦。”我一惊,回过神看题,听着他一如既往的温暖的声音在我耳边旋转。偶尔反问,就听他低咒一声,重头再讲。
  许向不算个好老师,他只会自己领悟,可以一眼看到题目的答案,却没有办法用简洁易懂的语言让别人与他进入同个世界。我也不是个好学生,听他讲题的时候总看着他心思就歪到了天边去。好在许向偶尔骂两声,便耐心地再来一遍,而我也一直没有放弃。
  “嗯。所以这里就应该填这个,懂了吗?当然这个方法太操蛋,有更简便的可以算出这个,比如用……”
  “超纲的不要。”
  他悻悻住了嘴,“那前面讲的了了?”
  我一看表已经五点多了,也不好意思再摇头,就托了“做饭”的借口起身。就看到许向应了,然
  后开始低头看着我的作业本嘀咕,“就是这样啊,怎么不好理解了呢。”
  吃过饭后,我歇了会便开始往脸上抹东西准备上班。许向洗了碗出来就又抓着作业本研究,一会儿兴冲冲地奔到我旁边,“苏唯,我知道怎么给你讲这个了。就是说先看这一步……”巴拉巴拉了一堆,我当然听不进耳里,一边把唇彩涂上,一边吱唔着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一个梦想是当个育人子弟的老师?”
  他却一屁股坐下,轻掰着我的头让我看向他,动作颇爷们,语气倒活像个小媳妇儿,“苏唯,你这么要强,好不容易靠我一回,我可不得把握机会好好表现一下。”
  我看着他,就这么怔在了原地,然后被他的表情逗笑。他却一下子收敛了表情,眼中隐隐闪出光
  来,然后他的脸慢慢放大、贴近,唇覆上我的,我才如梦初醒。
  “苏唯……苏唯……”他唇齿间溢出几声轻吟,唤着我的名字,犹如亲昵至死的暧昧气息在空中萦绕。我试探着用手环着他的脖颈,回应他。
  就像是香甜的糖果,在嘴里渐渐绽开成花。
  抱着许向的真实感,仿若充填着我的所有,奢望着,能这般到永久。
  而结局不过是,我上班迟到了。
  星期天晚上的吧里人总是挤得满满的。
  由于迟到,被领班发现,恶狠狠扣了一半的工资,欲哭无泪。何恬叶在一旁睨着我,贼笑,“嘿
  嘿,被滋润得不错嘛,苏唯。”
  我没理她,拎了酒就往客人那送。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今天去推销推销赚点小费把损失弥补一下。
  何恬叶装这样子也拿了盘点心,跟在我身边,“你知道吗,你男朋友火了诶!”
  我停了脚步,疑惑地看她。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网页,递到我跟前,“昨天Freeway演唱会,你跟着去了吗?他不是上去抢人家吉他玩了一把,说了堆莫名其妙的话嘛,就被人肉了啊!”
  我接过扫了两眼,是个发在某知名网站论坛上的“扒人帖子”,惊异地看到了许向的出生年月兼中学毕业照,不禁心中暗赞网络的力量之大,然后就看到了有某知情人士爆料了一张许向和欧阳的合照,都穿着校服,背着阳光笑得清纯。我被许向如此纯良的扮相惊了一下。该人士还称高中时候,两人就为校园风云人物,男才女貌,模范情侣,结果一个走上演艺圈,一个考入名校,分道扬镳实在让人叹惋。
  看到这里我就把手机还给了何恬叶。
  她接过,“为什么许向没跟着一起出道啊?帖子说乐队本来就是他组的啊。里面有人猜测是他和欧阳情感不和……哦,天,苏唯你居然在和欧阳的前男友交往!”
  大家总觉得明星是距人千里远的,如果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崇拜的只在荧屏上见到的人突然和周围的朋友同学种种扯上了关系,便总会从心底升起一股不真实的感觉,从而咋呼不已。
  我觉得欧阳是个明星并不对她是许向前女友这件事有丝毫影响。所以无以回应,便准备继续工作。
  何恬叶似乎对这个“惊天秘密”犹无法自拔,誓要为我解说该帖子,并向我求证其中所爆的一些料。结果被领班再度发现,怒斥,“上班时间聊什么天!赶紧工作去!苏唯你是不是还想扣工资!”
  我看到从台下走下来的人时,才意识到这个酒吧的演唱乐队换了。倒是对方率先打了招呼,
  “哟……呃……苏……队长夫人!周胖子还好吗?”
  难为了,不过一面之缘,不记得名字也是可以理解的。沈言司同学。
  我点点头,“挺好。”
  何恬叶此时就在我附近,闻言便小心地凑上来,“你不是‘凛’的主唱吗?苏唯你们认识啊?”我转头看她,酒吧里光线并不明亮,却还是能隐隐看到她脸上浅薄的红晕。
  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昨天开始在这里唱的了,不然何恬叶仅凭这一面,也未免太过神速。
  我思虑着要怎么做才能为她们创造机会,苦寻无果,只能简要给双方介绍了下,“沈言司。何恬叶。楚大二年级生。”
  他们礼节性地招呼了一下。沈言司唇角微翘,“哟,又是一高材生。”
  正说着,我就看到领班再次经过,表情现出不满之意,但是在看到沈言司后又欲言而止,为防止被迁怒到,我不着痕迹地退离了现场,留他们两人在原地。
  下班的时候,我再次疲倦不堪地出了酒吧门,何恬叶则是一脸欣喜不已,握着手机直傻笑。我看着她自己浑然不觉的样子,居然也有种想要微笑的冲动。
  似乎清晨里的不热不冷的阳光下,空气格外清新。
  

  ☆、顶上的光环虚像

  虽然双休日的打工让我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特别是周一上午的两节课,永远是在睡梦中度过,这也导致了我的C++和高数都需要用下午的时间在图书馆自习完成。本来许向的确是个移动的教科书,甚是好用,但仅限于替我检查答案的正确度。
  我晚上的时候依旧会去听他们的排练。关于那天演唱会上的事,许向对他们说了自己高中时候的事,自然没有关于他和欧阳的,在我听到的版本里也是没有的。苏俊只“嗯”了声,并不太在意;周子佑拿着鼓槌狠敲了两下,“合着那帖子说的是真的呀!我说怎么你有好票,那天还狗屎运被选上了!还上去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许向你太可以了啊!”;安锦年则是要直接扑到他身上,“队长,可以把欧阳的QQ告诉我吗?”被苏俊拉着领子拎回去了。
  Recovery最近参加了几场学校演出的表演,除此之外,就是在为延期许久终于要举办了的决赛做准备。
  期间,许向把他新写的歌录了下来,让我听着给填个词,我欣然答应。总觉得这样的我便也可以自认为是Recovery的一员。
  这天是星期一,我下午回去补了个眠,醒来已经九点,许向不在,应该是排练去了,便随手做了点宵夜给他们带去。
  已经是深秋了,走在路上风往脖子里灌进来有了些凉意。
  走近排练室,没有音乐声,反而是一些略显热闹的谈话声,我一惊,门尚未关,就看到除了他们四个和贺莲语外,还站着另外四个人。Freeway的成员们。
  我不清楚上次许向和欧阳的谈话是否达成了共识,只是看到他们一堆人如此无违和感地站在一起,交谈甚欢,中间系着一条名为“音乐”的纽带,围绕着一堆闪亮的乐器,似乎那么活力朝气,那么和谐,便不自觉地低头看了眼突兀自己,还有手中突兀的保温桶,再也没法往前走一步。
  好像情绪一直在这般起伏,我无从得知自己的自卑感到底是来自哪里。总之,已然养成,很多时候,就难以改变。
  我退了半步,思考着是回家吃了这桶夜宵还是就近找个地方坐下吃呢。犹豫的时候,站在门口的贺莲语突然招手大声喊道,“啊!队长夫人!快来快来啊!有大来宾!”
  我打包票她从来没有喊过我“苏唯”之外的称呼,看了一眼一身鲜亮、令人瞩目的欧阳,她也正转头看我——倒不如说,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我,不禁驻在了原地动弹不得,也不害怕,也不激动,反倒像是暴风雨前抹杀一切的平静。
  我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安锦年冲了出来,拽住我的手,猛摇一气,“天哪!天哪!虽然上次队长已经跟我们交代了,但是!是真人啊!苏唯!是Freeway真人啊!我跟欧阳握手了啊!握手了!”
  或许是她太过激动,完全不曾注意我手里的东西,总是我的手被她一晃,保温桶“啪”地掉在了地上。可惜这桶是夏振海他们留下的,有些年数了,不太牢靠,就这么点高度,瓶盖就开了。里面的面条饺子和着汤水洒了一地,像是呕吐物般,让人不忍直视。
  安锦年看着地上的东西,一下子蒙在了原地,“……苏唯……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看到!”语气居然有几分惧意。
  “没关系。”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表情太可怕了,但是心里感觉很平和。想着,洒了也好,这么多人也不够吃。或者,这样的时刻,也根本没人想着要吃。
  其他人也闻声跑来。
  周子佑看着地上的东西,“哇靠!慰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