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歌赞夜》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当歌赞夜-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Recovery。
  放逐。
  各种惊艳。
  说起来排练室的乐器现在只有架子鼓还是租用的。许向说架子鼓太贵,最近没有钱买,等过阵子再添。他说贝斯是苏俊自己出的钱,想来该是家境不错,因为他开始的时候准备连架子鼓也包了,被自己严词拒绝,说这怎么也是发起人及队长的职责。
  总之他又回到了颠三倒四的生活中,床边的小席子上空了许久。基本上我出门去上学他在茶几前打电脑,我放学回来他还是那样。我那时就觉得他大概是在挣钱,比起我套着玩偶服发传单辛苦许多,来钱必然也多些。
  我不知道Recovery在许向的心中是何等地位。总之学业之类的是绝对可以为之抛诸脑后的。
  他们基本每天都排练,翻唱别人的曲子也好,自己的歌也好,总之,都有我在旁边观赏。我成了Recovery排练的常客。出场频率和每位成员等同。
  没有人再问起我和许向到底有没有在一起。
  在他们心里也许已成默认。
  我知道,没有。
  我在等,等成嘉泽留下的伤可以被许向的温暖治愈的时候。
  而许向,同样在等。
  我很确定这点。只不过不知道他等的是什么。
  这一天大家下午都没课,就约了出来排练。
  许向有没有课不清楚,基本我就没见他去过学校。
  “哎,最近办了个楚京高校歌手大赛,俊嫂子去参加个?”周子佑的“俊嫂子”一出来,便觉得
  冷汗森森。
  安锦年怒目而视,“别给我取这么难听的外号!”
  “去参加吧!一等奖有一万块钱呢!”
  “报名吧。”
  “诶?”安锦年看着许向,“队长!可是我是Recovery的主唱啊,怎么能单独参赛呢!”
  “谁说让你单独参赛啦,我们一起去啊。”
  总之,几人商量之后,准备参赛。
  安锦年举手高挥,提议道,“我想唱Freeway的扼杀呼吸,可以吗可以吗?”
  “哦,这歌超不错啊!不过俊嫂子你声线会不会清脆了些。”
  “我要唱个‘非欧阳版’的啊!清脆点不能唱啊!”
  基本就是周子佑和安锦年在那七嘴八舌地讨论,苏俊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俩,许向侧对着我,在听到某个字眼的时候,面色却有些沉。
  “不唱‘扼杀呼吸’。”
  “啊?队长你说什么?”
  许向猛地抬头,双眸似铁,薄唇轻启,语气淡漠而坚定,“我说,不唱‘扼杀呼吸’,所有Freeway的歌,都不唱。”
  也许是第一次看到许向这般神色,周子佑和安锦年都愣在当场。
  苏俊却幽幽地开了口,“我也觉得,Freeway的歌爆发力太强,比较难唱,年年你不太适合。”
  安锦年看向苏俊,眼神中竟隐隐还有些愤恨,语气也有些冲,“苏俊,你也觉得我唱不好?!”
  第一次听到安锦年直呼苏俊的名,从来都是Sea啊Sea的叫的,一时间气氛有些僵。
  苏俊望着她,道,“我只是说你‘不适合’。”
  某些角度来说,安锦年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也许遇到苏俊前,是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遇到苏俊后,就更是密不透风的保护。时间久了,她便单纯如斯,经不起外界的风雨,更何况是来自保护自己的盾墙的磨砺。
  她站在原地,咬着唇,眼眶盈水。
  其实如果是来自别人的打击,也就罢了,在安锦年的心里,只有苏俊,是绝对不可以否决她的。
  周子佑忙笑哈哈地打圆场,“哎呀,都干吗呀,团结友爱些呀。咱就唱自己的歌呗,干吗非得唱别人的呀。”
  最终决定唱“放逐”。不过那之后安锦年就一直不在状态,排练了没多久就不了了之了。
  我不知道许向关乎Freeway是怎样的情绪,莫不是同样年少梦想,所以眼红对方的成功?那绝不该是许向的想法。比起这个,苏俊才更让人感到奇怪。
  以往的他一向默默将安锦年捧在手心里,绝不该如此直接地说会让她不开心的话。
  结束之后我跟安锦年回学校食堂吃饭去,他们三个没有去,周子佑之外的两人情绪都不太高,说是出去喝点酒。
  晚上洗完澡,我用701的座机给何恬叶打了电话。
  “苏唯,是你啊!我等你电话好久。”
  “嗯,最近有地方做短工吗?”
  “嗯……我准备去467酒吧街看看。”她声音充斥着犹豫和些微的退缩。
  的确,何恬叶也是个乖乖生,如果她动了要去蛇龙混杂,各种喧闹迷离的酒吧街工作的念头,想必是遇到了困难。“做陪酒小姐?”
  “不是!”她急急地否定,“酒吧又不是夜总会,主要是爱玩的年轻人多。我就想去当个服务生。他们那又是晚上营业,跟学业不冲突。苏唯,你……愿意陪我去吗?”
  我思索了下,问,“你最近很缺钱?”
  “学校最近扣学费,奖学金评选又落选了,我还要买画笔纸墨,下个月还想去看Freeway……”
  她语气甚是苦恼。
  都到这般捉襟见肘的地步了居然还想着去听歌?!
  在我的世界不能理解。
  不过想了想酒吧这种地方,衣鬓摩擦的声色之地,音乐狂躁,却也实在是个来钱的好地方。提成、小费……一瞬间,惊讶于自己的改变,明明不久前我还那么排斥。想来,是因为那些流失的安全感在一点点回来。
  “好。这周五吧,行吗?”
  “嗯嗯嗯!苏唯,真是太感谢你了!”
  我们约了时间,刚挂了电话,门就开了。
  居然是苏俊和许向扶着醉醺醺的周子佑。酒气浓重,周子佑还挥舞着两手,“来,哥们!喝着
  呀!再干一杯!”
  “这家伙喝高了,胡言乱语的,宿舍不好回。就只能麻烦你们了。”苏俊脸色微红,却全然没有酒醉之态。
  我刚下意识地点点头,那边万分清醒的许向已经扶着周子佑进来了,“唉,苏唯你给我搭把手。看不出来这家伙居然这么结实,死沉死沉的。”
  “把他弄床上吧?”
  “得了,干吗这么便宜这小子啊。”许向将周子佑往沙发上一丢,“给他个地就不错了。哪能为
  了他把你亏待了呀。”
  “那他就交给你们了,我撤了。”苏俊见状,道。
  “苏俊!”我下意识地就喊住了他,等到苏俊回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呃……今天……你……安锦年……”
  他了然,“没事。我一会儿就找她去。”
  但愿你二人和和美美。我心里这么想着,却说不出口,搜索了一下词句,“嗯,那就好。是不是安锦年干了什么傻事?你多担待点啊。她有时候是挺……愣傻傻的。”
  说完就窘了。苏俊可比我了解多了。
  苏俊却笑了,“是。她傻。我早知道的。这次居然较真了,失策。”说完晃晃手,“许向,你倒是也赶紧的。”
  许向把周子佑的鞋脱了扔到门口,回头瞟他一眼,“赶紧滚回去睡觉吧,明天继续排练。”
  关门。想了想还是挑了个话题,“嗯,安锦年居然也能把苏俊的脾气挑起来,真是够牛。”
  许向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周子佑能轻松够到的范围,道,“她把自己男人推给别的女人,苏俊能
  不怒吗。”
  脑袋里直直蹦出一个名字。贺莲语。
  原来最近贺莲语又是各种纠缠苏俊,安傻妞每每见状,不但没有作为女朋友的危机意识,甚至三番两次视苏俊的拒绝为空气,“啊,班级会议?那Sea你赶紧去吧去吧。”“合唱节目讨论?那我回头再来找你。”
  也只有安傻妞才不觉得那些是借口。
  周子佑的鼾声已如雷震耳。
  许向嫌弃地看他,把一边地上的电脑捡起来,“哎,苏唯,你睡觉不浅吧?”
  我点头。
  “那我今天在房里打电脑了。”
  我又点头。
  于是他将电脑扔到房里的小铺上,收拾了东西去卫生间洗澡。我看了一眼死睡过去的周子佑,决心不管他,进屋赶作业。
  隐隐觉得下边似有汩汩涌出的意味,看了眼日期,不禁叹了声糟糕。
  拿了东西去敲门,“许向,我进来一下。”
  “啊……”水声太大,我也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感觉越来越浓烈,我索性喊了句“我进来了。”
  许向满头泡沫,转过身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我,“靠!苏唯你耍流氓啊!”
  我镇静地看着赤/裸裸的他,不想平时T恤牛仔裤修长的身形下居然还有那么点料。眼光一扫,看到他腰腹间的刺青。
  枪。
  一把枪的图案。
  黝黑而冷硬。
  不知怎么脑海里跳出些闪烁不定的画面,也没来得及看清,索性不再想,说,“你怎么洗澡不拉浴帘。”
  许向一副“你耍流氓你还有理了”的表情,伸手将浴帘拉上了,“想吃我豆腐直说啊。这不是赤/裸裸的目光强/奸吗,你也不怕长针眼啊。小姑娘家家的怎么这么不害臊。”
  “嗯啊,我是挺想吃的。”我脱了裤子,坐到马桶上,低头一看,果然一片血红。
  “苏唯,你别老用一本正经的口气开玩笑啊。”
  把自己拾掇好了,站起身,“没开玩笑。”于是出门。
  美人沐浴图还在脑海里久久不散。
  许向出来的时候也不见尴尬之色,光明正大裸着上身就出来了,我转过身去看他,被他白了一眼,“刚还没看够啊?”
  “嗯。”我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把睡衣套上,坐到铺子上,叹了声,“你这姑娘真是不会开玩笑啊。”然后打开电脑,接上电源,靠着墙壁开始“啪啦啪啦”打字。
  我躺在床上,侧身看他,“晚安。”
  许向就在手边的感觉,无端得好。
  或许注视得过了,他察觉,看过来,然后起身将灯关了,“晚安。”坐回来继续打字。
  我在电脑屏幕的光下看着他的侧脸。专注而无法转移视线。终于又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我神色
  清醒,便将屏幕光调到了最暗,轻声对我说,“这样行吗?”
  心底柔软处一紧。我点点头,怕他看不到,又说,“行。”
  然后我就闭眼了。也不是真的想睡了,只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打扰到了我。
  但是,那些触动却在日益渐深。
  我想,总有一天,我就无法自拔了。又或者,现在已泥潭深陷。
  那个念头在脑海里愈演愈烈,似要挣扎而出。
  想和许向在一起。
  哪怕受伤。
作者有话要说:  

  ☆、只是些凑巧

  第二天,乐队的排练就迅速恢复了正常。苏俊终究是最懂最宽容安锦年的人,不过半天,日月都没轮过一回就恢复了正常,仿佛昨日的矛盾没发生过。至于比赛曲目,他们选择了原创和Freeway之外的歌。
  预赛在一间教室举行,许向跟着挂在了安大的名上。封闭的教室里只有评委和选手,闲人如我连观看的资格都没有。
  我和李雪等在门外,听到安锦年的歌声。一如既往轻快明亮的声音透过不隔音的墙壁传来,随着鼓点击在我心上。
  很好听。
  除此以外,我也找不到别的字眼来形容。
  预赛轻松通过,李雪拍着安锦年的肩,“大主唱不赖啊!”
  她略有些脸红,嘴上却轻松,“可不是嘛!”
  复赛和预赛离得非常近,那之后的每天,只要一有时间,Recovery就会集合起来练习。
  周五和何恬叶去了酒吧街,离学校有十分钟公车的距离。可惜去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店都还没开。两个人没办法,就又千里迢迢去找了家书店逛到晚上。
  何恬叶一圈逛下来,收获了三四本书,一张红色毛爷爷就去了。
  我看着结账的她和那边几本封皮花哨的言情小说,想,果然是要为学费愁了。
  七点多的时候进了那家酒吧,刚开门,还没有人来,说明来意,领班打量着我们,问,会化妆吗?
  我愣了。何恬叶说,会会会,我们上班的时候会化的。
  领班点头,又说,这里都是夜活,你们还要上学的话,就双休日来,7小时。基本工资加卖酒提成,小费自己拿。健康证交一下。
  何恬叶欢天喜地地应了,我却有了些犹豫。
  转念一想,又能有什么比彼时冰冷的人心更可怕,便也应了。
  出了门,我说我不会化妆。
  何恬叶瞪大了眼看我,随后又道,“没事没事,我教你。”然后带我去买了一堆廉价化妆品,
  “咱现在没钱,先买点用着。苏唯你底子好,小化一下就行了。”
  我却觉得还没赚钱就先往外掏钱很有些不靠谱。
  何恬叶说要去我的宿舍给我化妆,我说我不住学校。然后一番话谈下来,就被她忽悠着带她去了701。开门后发现韩阳戈和林萱都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